[豁達乱拜]❤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蛆桶

[复制链接]
暴走キノコ 发表于 2014-3-7 01:4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月5日是一个令人怀念的日子。
        十几年前的这一天,学校红红火火地开展了学雷锋的活动,作为班长的我首当其冲。其实说白了不过是为学校打扫卫生而已,而且还不能减轻清洁工的负担,因为在他们眼中这些恐怖的小孩会把学校弄得更糟。
        大队辅导员颐指气使,给每个班长都安排了工作。我和三班的班长被安排打扫收集易拉罐的白色巨桶。巨桶有两个,被并排放在学校一楼楼梯的拐角处,旁边是放墩布的杂间,说是收集易拉罐,但所有的人其实都把它当做一个巨型垃圾桶,随意地向桶内投掷垃圾。当我和三班班长准备去观摩那个巨桶的时候,我们发现另外两个被分派到这个任务的班长已经开始搬其中一个桶了。他们喜笑颜开,六一儿童节的时候都没见他们这么高兴过,我走过去打开桶盖,里面没有垃圾,只有些许灰尘。他们说,垃圾已经被清洁工先清走了,我们的工作就是要洗干净这两个桶。他们潦草地说完了这几句话,飞快的跑开了,手里还搬着桶,我当时觉得奇怪,平时也没见这两个人这么勤快过。
        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白色的桶,那个桶又高又宽,比起当时瘦小的我们来说,它像一个史前巨兽一样矗立在我们眼前。我们在昏暗的楼梯拐角处心怀鬼胎,盘算着如何处理掉这个棘手问题,我们明白棘手问题不是这个巨桶,而是我们自己。
        长时间的沉默趁着幽黑的楼道让人感到窒息,我首先打破了这种让人腻烦的气氛。我打开了桶的盖子,把头探桶内瞧了瞧。那是我这辈子都不曾见到的恐怖场景,在我从出生活到那年的3月5日,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以至于至今回想起那样的景象,我的内心仍然破涛汹涌。
        桶里密密麻麻地排列着一种灰黑色的蛹,没错,我记得特别清楚,整个桶里都是那种蛹,我当时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甚至无法叫出它们的名字,我不知道那是蛹,当时我脑子里想的它们可能是某种“壳儿”。从桶里散发出的恶臭延绵不绝,它让我感到头晕,在我把头往下探的那一刻,我并没有意识到我走到了我生命中最令人难过的时刻。这个时刻只有几秒钟,然后我产生了强烈的呕吐感,我迅速地收回了头,我看见昏暗的角落里,一盏灯晃来晃去,我眼前一片金星,我对三班的班长说,你自己去看看。三班的班长看完以后就好像中了邪一样,他对眼前的事情目瞪口呆。
        我们在一层站了好久,那是两个孤独无助的小学生面对未知生物的恐惧。我们不敢再触碰那个桶,又怕大队辅导员告诉我们的班主任。我们难熬得像两个难民,看着过往的同学做完了自己手头的活放学回家。
        时间过得很快,看着同学们像飘零的落叶一样各自回家,我们的哀怨情绪达到了一个顶点。三班的班长莫名其妙地哭了,他不能回家,也不能面对眼前的棘手问题,同时也不能与任何同学说这个问题。因为我们能够想象旁人嫌恶的面孔,那些像杀人犯一样恐怖的表情,他们一定是厌恶地说:太恶心了!然后迅速的跑开,像躲避一场杀人事件一样,没有人会来帮助我们。
        当我们意识到我们莫名其妙地陷入一场生活的惨剧之中时,时钟敲响了五点的钟声。我看到三班班长在角落里小声啜泣,我觉得这个人真是可恶又可悲,我特别想上去给他两巴掌,可是又碍于我们都是这场惨剧的受害者,我不能搞阶级内部矛盾。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狗急跳墙,或者实在受不了眼前这个比我还怨妇的小学生,我走到桶的旁边,用自己的怀抱捧起了那直径过大的白色巨桶,我说,过来搬啊。三班班长可能是看到终于有一个人想死在前面,或者是在这场惨剧中抓住了一个救命稻草,就停止了哭泣,一边抽着身体一边搬桶。我们把它搬到水房,放在涮墩布的池子里,把桶接满了水。
        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一个苍蝇的蛹漂在黑黄色的水里,一种恶臭混着潮湿在水房弥漫开来。在后来的岁月里我想要是把这一幕拍成一个电影,说它是恐怖片绝对有人信,估计是什么杀人凶手杀了人以后在处理存放尸体的容器。紧接着问题又来了:我们没办法抬起那么重的桶,它真的太重了,装满了水,两个小学生根本不可能把里面的水倒出来,何况这个桶的直径这么大。我对三班班长说,你用墩布的杆翘它,水就出来了。这只是当时我脑中想象的画面,事实上小学生跟弱智没有本质的区别,我这种完全违反物理法则的办法其实并没有作用。可是三班班长真的翘了,他可能是受到了我主动抬桶的感动,他把墩布杆伸进水池拐角处的空隙里,我们死命地翘着。
        令我们没想到的是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用于力道不足,桶晃晃悠悠的,最后水全洒在了地上和我们的身上,三班班长在我前面,他的身上全是蛹,我的鞋和裤子上也沾了好多。他开始嚎啕大哭,整个楼道都能听见,可惜同学全走光了。我掸干净身上的蛹,把桶立起来。由于桶里的蛹都被清干净了,这个桶显得没那么恐怖,它像一个被拔光牙齿的怪兽的血盆大口一样冲着我。后面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的,三班班长一直站在水房哭,我真不明白他身上那么脏,还有那么多蛹,他就不怕自己变成蛆。我把水房的洗洁精一整瓶都倒在桶里,用刷子刷来刷去,我没力气再把它装满水了,而且现在它看起来是白色的,弥漫着洗洁精的难闻化学气味,等它稍微干了以后我就把他盖上了盖子,就像关闭一场噩梦一样。在我干这些的时候,我不知道三班班长是什么时候把自己弄干净的。我们一起把它抱到了大队辅导员指定的地方。
         后来这些时候三班班长什么都没说,他三魂丢了七魄,像个鬼一样游回了家。
         第二天没有任何人来找我们的麻烦,这件事情就这么一带而过了。我觉得自己真是可悲,我们简直是活雷锋,可是没有受到任何嘉奖。更令人伤感的是,我并没有跟三班班长产生任何同病相怜的阶级友谊,他觉得这都是我的馊主意,所以弄了一身蛹,后来再也没跟我说过话,我终于在某次下课的时候用脚狠狠地踹了他的屁股,与他扭打在一起,却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还遇见了那天脚底抹油的两个人,我对他们说,你们可真不要脸。他们笑着落荒而逃,我感到莫名其妙,因为他们带着莫名的荣耀感,好像是投资了一支绩优股一样选了正确的桶。
        这件事过去很长时间以后,一个夏天的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三班班长抱着双腿坐在蛆桶里,我打开盖子,他仰着头看我,身上沾满了灰黑色的蛹,我看见他的嘴动了动,然后整个人都化成了无数只苍蝇,从蛆桶里喷涌而出,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黑色风景,那些苍蝇在整个学校里飞舞着,嗡嗡声震耳欲聋。我醒来以后,发现一只蚊子在我面前绕着我飞,我用手把它打死在我脸上,又昏昏地睡去了。
dachy 发表于 2014-3-7 02: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么。
 楼主| 暴走キノコ 发表于 2014-3-10 17: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算是一个微型的吧
whotototo 发表于 2014-3-11 16:33:5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得惊心动魄:dizzy:
dachy 发表于 2014-3-11 16:4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嘻嘻知道楼主是谁么
whotototo 发表于 2014-3-11 16:54:42 | 显示全部楼层
dachy 发表于 2014-3-11 16:49
嘻嘻知道楼主是谁么

不知道还怎么混这个论坛yo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豁達乱拜]❤

GMT+8, 2022-1-17 03:4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